游光

娶犬为妻(纯脑洞大开,无聊所写,此为虚构哦!)

(一)
   九重天最近可有些不大安宁,众仙家聚在一起聊的最多的就是二郎神家的哮天犬最近总爱往那藏马阁跑,这藏马阁实属九重天最为脏乱之处,那些个仙驹的排泄物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而哮天犬作为犬类的佼佼者,嗅觉灵敏度自是其他犬族无法比较的,他也是出了名的爱干净,二郎神若是两天没换袜子,那面临的就是他叫爱犬赤裸裸的嫌弃。
     这些其实也不至于震撼这些个老古董的心,但据某些仙家记者报道,哮天犬爱上了藏马阁的一匹骏马,准备来个跨越种族的爱恋,此报道一出,全九重天都抖了三抖,奈何当事人啥也不说,这想象力的雪球也就越滚越大。
     作为八卦的主人公,哮天犬墨苍
     此时正口叼一根稻草,一脸大爷样的躺在草垛上:“喂!喂马的!我就不是一不小心放了你的马铃嘛,你有必要一直挂着个死人脸吗?
       黎忧淡笑着看着墨苍,温润的嗓音若有清泉划过人的心田:“马铃若失,这藏马阁中的众仙驹将不为我所控,是你将马铃放走的,自当承担其责。”
      墨苍一瞬间气焰全灭,毕竟他理亏在先,现在他肠子都快悔青了,要不是好奇心作祟,再加上闲的无聊,他才不会想看看这成了精的铃铛是个什么样,这事其实与二郎神还有些个关系,若不是他和太白老头喝酒聊天谈起此事,墨苍也不至于会起这心思。
      当墨苍偷偷摸摸溜进藏马阁中,打开那密闭的箱子时,一道金光忽然在眼前闪过,墨苍被打得措手不及,眼睛因那光亮短暂性失明,只听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传来,又渐行渐远:“谢谢这位小哥哥,我去凡间逛逛,你保重啊!”
       那一瞬间墨苍就知道自己闯祸了,为了不将事情闹大,他第二天便向这藏马阁的主人道了歉,还提出愿意承担一切责任,不得不说墨苍是条敢作敢当的汉子。
       记忆回笼,墨苍望着眼前这一直笑眯眯的男人气不打一处来,想着大丈夫应能屈能伸,他微抬起头,谁让黎忧长得比他高呢,忍气吞声的说:“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但你也不能毁我名声啊,你是没见过那些仙家的眼神,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啊!”
         “这样挺好的,有利于你哮天犬的名字传播开来。”黎忧轻抚着一只白鬃仙驹的脑袋,那仙驹似是极为享受的样子,用头蹭了蹭黎忧雪白又修长的手,利黎忧难得的笑中带了些许温暖的味道。
         墨苍无语望天,不明白自己怎么跟这个男人就是发不起火来呢?他从草垛上一跃而起,拍了拍沾在衣服的草屑,走至黎忧身旁映入眼帘的便是黎忧一张俊脸,心中不由得暗自腹诽一个大男人长这么美干什么,而且长这么美不去当侍官,反倒来这又脏又臭的藏马阁当个弼马温,要知道这藏马阁不仅脏臭,还远离人群,故而这弼马温的职位仙饷虽高,仍没有一个仙家愿意担任,就连刚刚飞升的小仙也宁愿在二郎神家倒马桶,也不愿来这里,真不知道这怪胎是怎么想的。
        “怎么了?我脸上我问题?”见墨苍紧盯着自己的脸发呆,黎忧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嘴角,他不太喜欢别人紧盯着他的脸。
         “哦,没,没什么,你不是让我来负责任嘛,我都来了两天了,你也没安排我干嘛呀!”墨苍意识到自己失态,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赶紧岔开了话题,“要我做什么到时说个准话啊。”
          黎忧看着他略有些局促的脸,不自觉竟觉得墨苍有点点可爱,不过面上他依旧如初,也不戳穿这个明显转移话题的人,不过逗一逗还是可以的。
          思考间黎忧嘴角的笑意渐渐变了味,他一点点向墨苍靠近,看着不断放大的俊脸,墨苍只觉得黎忧笑得十分邪恶,他不断向后倾斜,黎忧越靠越近,正当墨苍以为自己初吻不保时,黎忧的连却错开了,低沉性感的声音在墨苍耳边炸开:“你什么都不用做,呆在我身边就行了。”墨苍震惊了,定住了,小耳朵红彤彤了,正当他打算问清楚时,黎忧却起了身,修长的手指间夹着几根从墨苍脑袋后面摘下的稻草。
           墨苍似乎感觉到了被耍的味道,他警惕的抬起大眼:“为什么?”
           “别误会啊,马铃失了,我现在急需一只牧马犬!”黎忧把手搭在墨苍肩上,一副委以重任的神态。
           “奥。”墨苍有火发不出,只能怏怏的答应,不知怎的心底有种莫名的失落,怎么也散不去。